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让每个学生都有幸福的精神生活体验 ——读李镇西《重读苏霍姆林斯基》分享

季正宏

毕业多年的学生,仍会记住,当年老师教育行为的许多细节。你曾经播种的种子,终有一天会萌发。
时隔经年,当我和他们聊天时,会感受到当初平平常常的教育行为对他们所产生的深远的影响。九十年代,我在农村学校教语文兼做班主任。周末回县城时,自己掏钱给数学偏科的学生买学习资料。学生成年后找到我,说那是他读书生涯中得到的第一份珍贵的礼物,那种被关爱的感觉让他收获了幸福,终生难忘。我在学校有一间房,大部分情况下,有半间不是我的。偏远的乡村学校,总有为了读书而长途奔波的孩子。我把前半间房子给路远的学生加了一张竹床,让他晚上和我住在一起,避免每天来回奔波。现在,他又把孩子送给我教了。
最调皮的涛毕业多年后来我办公室坐,说起了当年我送给他的作文书。当然我过去也有些愚妄举动,现在想起这些由于不懂教育而导致的错误教育行为很后怕。
“老师,我们好想念您!”上一届的学生来看我,竟然这样大声喊。从来没听过这样直接的表白。当时我正在校门口找到值班,既拘谨,又感动。这一声“好想念”,真是天籁之音!
作为教师,你看似平常的一举一动给学生造成的影响是深远而巨大的。你的行为就像是埋下一粒小小的种子,许多年后,会开花结果,或是甜美的,抑或是苦涩的,只不过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。这些都告诫我们,教师是一种专业性很强的职业,教育教学不仅是一门技术,更是一门艺术,做教师需要不断学习,不断提升教育理念。时代在变,学生的特质也在变,你不了解他们,就会在教育上犯错。了解学生是教育的前提。
阅读李镇西的《重读苏霍姆林斯基》,常常联系自己的教育案例,感慨良多。
以前的学生中有一个小调皮——“立”,这孩子的父母在外工作,由爷爷监护,孩子很聪明,爱好是收藏古币,手工制作能力强。有次我值班从食堂吃完饭走到实验楼时偶遇到立,他手上拿着一把自制的枪械模型,展示给我看,我见这枪制作很精细,就夸了他几句。后来想到可能不是偶遇,他也许在特意等我,向我展示他的特长。他喜欢说笑话,惹得同学,尤其是女同学呵呵笑;他还在班上贩卖“纪念币”,捞得一笔小收入;上课爱睡觉,可能是晚上玩手机;玩自制弹珠枪,差点伤人。他理所当然成为班主任的关注对象,也费了班主任不少神。在寒假结束新学期报名时,“立”和自己的父母一起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做交流,但是“立”产生强烈的抵触情绪,一下子冲出办公室。据班主任对我说,“立”直接回家,关上房门,冲上三楼,行为偏激,吓得一家人报警。这样的孩子谁敢碰?弄不好会出大问题。九年级第二学期时“立”竟留起一头长头发,有蓄发明志之意,这长头发分明是对抗的“犄角”啊!
班级管理不仅是班主任一人的事,科任教师也要发挥自身的角色优势,换一种方式来教育,做好“助攻”,也会受到好的效果。我以前做班主任管理学生遇到问题,就请求老搭档陈宋宏老师帮忙。放学时,陈老师推着自行车和学生边走边聊,顺利解决问题。陈老师是一位优秀的班主任,上届一个班毕业的学生有多人考入北京大学、国防科技大学、北京理工大学等名牌大学,就可以看出学生们是可持续发展的。家长很信任他,许多次,孩子上高中了出问题了还请陈老师去解决。基于种种因素,我下定决心,对于“立”的教育,我要发挥作用。
运用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理论,我们对这学生的教育行为做诊断,从“立”的激烈行为表现看,他的内心极度渴望得到同学和老师肯定。可是事与愿违,幸福充实的精神生活不但难以获得,相反却是否定,于是精神接近崩溃。这本书中《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优势》一文中这样说:“让‘难教儿童’通过创造性劳动在其他领域表现出自己的独特优势。从而为自己自豪,获得人生的自信。这是苏霍姆林斯基转化教育‘难教儿童’的又一个‘法宝’。由于种种原因,不可能所有的孩子都能够在学习成绩上达到同样的水平,但这不等于这些成绩糟糕的孩子都是一无是处的笨蛋。可是因为他们在分数上老比不过别人,强烈的自卑感。抑制了他们天性上本来有的某种优势,于是他们看上去便‘越来越差。’”①
苏霍姆里斯基在《给教师的建议》里说:“我认为教育的理想就在于使所有的儿童都成为幸福的人,使他们的心灵由于劳动的幸福而充满快乐。然而,如果在学习的领域里有着无法克服的困难和障碍,那该怎么办呢?在这种情况下,就需要人在精神生活的其他领域里得到表现。一个人的认识活动学习掌握知识越多,认识世界在越大的程度上成为一种专门的活动。(遗憾的是,往往成了唯一的活动),那么,我们就应当越多的关心,使他也在其他活动领域中表现自己,以树立自己的道德尊严感,体验到一种无可比拟的人的自豪感:我从我所创造的东西中看到了自己,我在某一件事上表现了自己的智力的、体力的、意志的、创造性的、道德的力量,我能够克服困难,我能够在最艰苦的斗争(为维护自己的尊严,维护自己的道德美、高尚和完美的精神斗争)中成为胜利者等”。②
我们教师要求学生在道德标准和学习成绩都有成功的体验,很难办得到,这是“后进学生”根本没有“幸福和充实的精神生活”的主要原因之一。而转化“后进生”,还需要从他们的独特的精神需要入手,进而让他们展示或者肯定他们的某种优势。“立”的优势在哪儿?如何让他有自己的“尊严感”?
在语文早读上,“立”竟然在睡觉,我拍醒他,给他打气:你是一个人才,有设计和制作天赋,如果将来考入大学,专修机械设计及其自动化等专业,一定会有好的前途。如果现在沉沦下去,太可惜了!要加油!七年级时我还在班上读过他的作文,欣赏过他和爷爷一起收集古币的与众不同的题材,所以“立”与我还比较亲近,愿意听我的劝告。“立”上语文课不再睡觉了,我又继续一鼓作气劝他剃头发,单独找他,笑着肯定“蓄发明志”的动机,再指出蓄发违反《中小学生守则》,理完发才会更阳光更帅气。经过和班主任以及思品教师的合作努力,“长发堡垒”被攻克。
在中考前的一篇作文里,我看到从“立”的文字中透射出的光芒:
“时间的琴弦又拨回到那个下午,阳光正好伴随着一丝清风,我又昏昏欲睡,是你将我轻轻拍醒,叫我认真听课。我本以为会受到一顿痛骂,却不想听到了一声‘加油’,内心好温暖!我是浑身长‘刺’的人,你却对我如此的关心,实是让我受宠若惊。
在离中考50天时,你的腰出了问题?这是你多年教书育人而留下的职业病,你却笑说这是自己在教育岗位长期工作过的名片。虽然十分痛苦,你却不敢撂下我们的课程,佝着腰依旧来教室给我们上课,从未有任何怨言。
当我们学习犯错时,你总会认真的指出错误,细心指导。如果还是不懂,你又继续认真讲解,你对学生总是如此有耐心、有爱心。面对成绩差的学生,你也是一视同仁,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偏见。你还会调整学习的任务,努力让每个学生都能完成。例如成绩好的一定要背整首诗,成绩差的就只要背下其中的名句。
在上课的时候,你不会只是单单的在讲台上讲课,还会走下来观察情况。你的脚步很大,大到可以遍布到各个地方。那些所被你照亮过的学生所存在的地方,都留下了你的足迹。你常对我们说,做一份事,就要爱这份事,我做了教育,就爱上了教育,始终坚持以生为本,引导学生成人,关注的不仅仅是成绩,更是品德上的教导。”
上文全部是摘录的。读完很感动。
一个自认为浑身长‘刺’的孩子,其实他的内心很敏感,看似懂的真不少,有时也很幼稚、糊涂,做教师的可不能懈怠,要加以正确引导。交流会上大家都说对学生要尊重、平等,可怎么落实、落细,渗透在教育细节,还需要我们不断学习、反思,苏霍姆里斯基要再读,多次读,内化于心,才能外化于行。

参考文献:

①李镇西.重读苏霍姆林斯基. [M].南京: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,2021.9:66.

②苏霍姆里斯基.给教师的建议:上[M].杜殿坤,译.北京:教育科学出版社,1980:149.

图片


【教师简介】

季正宏,宿松县城关初中语文教师,安徽省特级教师,正高级教师,省市规划课题主持人,安庆市名师工作室主持人,已有多篇论文发表,“一师一优课”课例获部优奖,微课作品获省二等奖,辅导学生在征文演讲比赛中多次获省市奖。

赞(2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宿松之音 » 让每个学生都有幸福的精神生活体验 ——读李镇西《重读苏霍姆林斯基》分享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